首页 芙蓉楼 金山原创佳作推荐

龙门随想

2017-02-22 17:30 小君
■文/魏燕

  我们一行人到达龙门石窟时,天色已经不早,风有些冷。在车上远远看过去,伊河两岸的龙门山与香山横卧水面,深情对峙。山壁上有一个个灰蒙蒙的洞穴,并不如想象中宏大。伊河水缓缓北流,隔着龙门大桥看过去,仿佛一座天然的门阙,难怪古称“伊阙”。

  最早开凿于北魏孝文帝年间的洛阳龙门石窟就开凿在两座山上,是世界文化遗产,中国石刻艺术宝库之一,与莫高窟、云冈石窟、麦积山石窟并称中国四大石窟。

  时间不早,我们看过龙门石窟西山北端第一大窟潜溪寺和万佛洞后匆匆奔向奉先寺,那里供奉着龙门石窟中艺术水平最高、整体设计最严密、规模最大的一处佛像,大佛坐落在高高的山崖上。还没有立春,崖上原本潺潺流淌的溪水凝成了小小的冰挂。导游小樊告诉我们,这尊佛像高14米多,据说一只耳朵便有1.9米高,是按照武则天的形象塑造的,体态丰腴。虽然雕像经过风化略有毁损,但静下心来看其古朴的造型,依然感动于工匠雕琢线条之流畅,造型之精美。如果说乐山大佛以高大、气势取胜,那么眼前佛像便以面容端庄秀丽见长。

  佛像的眼神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好像在慈爱地看着沾满烟火味而凡俗的游人。游客们或者今生只来这一次,于万丈红尘中留出这一点时间来瞻仰佛慈悲的情怀,而佛却在这迎来送往中度过千年如一的日子。我祈求全家人福泽安康,佛笑而不语,慈爱的目光如伊河畔的夕阳,便是黄昏也竭力地温暖着寒凉清澈的伊河水。过漫水桥,回望来路,夕阳开始落山了,伊河的水还在静静地流,芦苇在寒风中簌簌作响,鸥鸟掠过水面,洁白的羽翼上仿佛镀上了圣洁的佛光。站在佛像的脚下,我越发开始留恋这让人爱恨的随喜人生。三餐的劳神,琐碎的家务,还有不得不屈从的人情世故都变得生动而亲切起来。今日亲人齐聚,相伴一生的缘分更为不易。

  我是幸福的。日子再奔波劳累,依然可以偷得这一刻清闲,在远离家乡的千里之外,看冬天伊河边的落日映照下芦花翻飞,听清亮的伊河水生生不息地欢唱,感受北方最凛冽的朔风,期待谷雨前后洛阳城姚黄魏紫“花开时节动京城”。心头有个念想,日子便有淡淡喜悦。心底宁静,世界便一片澄明。

  都说留下的人最寂寞,佛就是。只有汤汤的伊河水历经沧桑萦绕着,只有崖上的稀稀落落的矮松负着冰雪伴着,只有无数个漫漫黑夜伴着昨夜长风陪着。寂寞是人生的常态,佛尚且如此,更何况我们俗世之人?

  值得一提的是,回头路上,我们经过了白园,这里是唐代大诗人白居易后半生最为留恋并安息的地方,山石上据说还留下白公屐痕。太阳已经完全落下,枯瘦的芦苇顶着芦花在风中翻飞,芦花荡里掩藏着伟大而不朽的诗魂。“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一篇《琵琶行》,千行离人泪。白居易漂泊一生最后停留的地方竟与文章所写有相同的意境,冥冥中注定的缘分。

  夜色将近,此刻的龙门朦胧、幽暗,但是在异乡,亲情却更为厚重。站在龙门这片热土上,想起一位老师在新年签名中写道:“愿无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余生”,一种热切的感动滑过久已淡漠的心。深情是一份对亲朋最深沉的爱,是一份对生活热忱的情怀,这份情怀使得世间一切皆变得柔软起来,空气、阳光、风霜雨露,乃至于今日的残阳、朔风,急走的脚步声和你不羁的灵魂。

  谁说世间知音难求,深情难觅?其实,这世间的一草一木原本都可以与你深情与共,一生一世……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