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中心 镇江新闻 镇江舆情 金山热评

面对重大疫情人类不能松懈

2020-02-13 11:03 来源:光明日报 郭军

回首人类历史,我们可以看到,各种重大疫情伴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

最广为人知的天花病毒,在缺医少药的年代是致命的传染病。3000多年前的古印度、古中国和古埃及就已有类似天花的病症记载。天花最早在古印度和古埃及肆虐。有学者认为,晋朝道士葛洪中医方剂学名著《肘后备急方》中有关天花的记载是可信的,天花在公元4世纪传入中国。16世纪天花已经散布到欧洲各地,死亡率高达30%,成为当时世界主要的疾病。

在欧洲人殖民美国的初期,伴随早期移民的定居,由此而来的天花疫情暴发对土著的印第安人带来毁灭性的打击,死亡率往往高达百分之八十甚至更高。据研究,天花、麻疹和腮腺炎等传染病的共同作用,可能导致了美洲新大陆的土著人口减少高达九成,改写了美洲新大陆的社会。

鼠疫也是世界性的瘟疫。由腺鼠疫杆菌引发的疫情在公元541至542年首次大爆发,通过粮食运输和水陆贸易从埃及蔓延到地中海区域。但大瘟疫引发的世界末日感推动了基督教的快速传播,对欧洲社会的发展产生了巨大而深远的影响。可与鼠疫带来的社会影响相比的是黑死病疫情。疫情发生在欧洲中世纪后期的1347-1400年间,改变了当时的欧洲的经济、政治和社会格局,在长远的历史尺度上改造了中世纪欧洲,为欧洲的文艺复兴创造了条件。

换个角度看,人类社会的发展也对疫情的演变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贾德·梅森·戴蒙在《枪炮病菌与钢铁:人类社会的命运》一书中提出:人类的各种疾病是在许多农耕地区演化的,这是由于生产出的农作物和牲畜能够支持人口稠密聚集的社会。同时,从驯化动物身上容易演化出各种病菌,从而使得疾病得以传染流行。新近流行过的禽流感中的家禽和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中的骆驼都扮演了这种角色。

当代科学家们在诊断和预防疾病方面进展神速,不断深入理解细菌和病毒如何作用于人体。例如,人类基因组计划引导的基因测序技术就是这次我国抗击疫情里面的利器。人类在靶向疗法、艾滋病治疗、干细胞疗法、基因疗法、医用机器人等领域不断进展。

然而,过去30年里面各种疫情发生的频度和规模使得我们认识到前方的路途还相当遥远。例如,按照美国的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发表的报告估计,每年的感冒季节,美国总人口的3%到11%会因流感患病。当前还没有结束的2019-2020流感季,已经有1900万人感染,18万人住院,至少1万人死亡。这类案例表明,即使在医学科技和公共卫生服务领先的美国,在对抗病毒型疫情方面还需要更大的突破。与此同时,工业化、城市化、信息化和全球化所伴生的复杂环境和人员移动也对疫情的防控提出了新的严峻挑战。抗菌素耐药性、环境污染的加剧等等也是必须面对的重大课题。

面对重大疫情的不确定性,不容轻视回首人类和重大疫情交织缠斗的历史经验的重要性。生物医药科学的创新已经极大地转变了人类防控传染疾病的能力。比如巴斯德倡导疾病细菌学说,发明了狂犬病和炭疽病疫苗。亚历山大·弗莱明发现了青霉素。人类在战胜重大疫情的道路上一步步走来。公共卫生、抗菌素、诊断技术、疫苗、生物工程等等成为对抗疫情暴发的新一代有效手段。

但是,面对重大疫情的防控,人类不能松懈。H1N1流感病毒至今仍在骚扰我们。HIV病毒的独特传染方式、病原的频繁突变和漫长的个体发病过程成为了一种新的与人群行为重大相关的疫情模式。SARS、MERS、Ebola病毒疫情等重大疫情也说明新的病原将会通过已有病毒的突变或者从新的动物途径再次形成疫情。

从世界范围来看,近年来,非典、禽流感、中东呼吸综合征、埃博拉等不断在人类社会出现。在过去30年中,全球传染性疾病的数量和类型增加,疫情暴发的社会经济后果也愈加不容忽视。例如,2003年爆发的非典对全球经济造成了高达500亿美元的损失。当今疫情的一个突出特点是,尽管医学和公共卫生科技的进展可以更加有效地控制发病率和死亡率,如何控制传染疫情造成的社会和经济损失仍有待改进。

有分析指出,每年的流感疫情暴发造成的经济损失可以类比气候变化引起的经济损失。疾病本身未必是造成经济损失的主要因素。消费者行为的变化、劳动力的紧缺和重组、供应链的短缺等造成的不确定性,以及对投资和商业活动的负面影响等往往造成更加严重的损失。

对埃博拉等重大疫情的国际研究表明,人类在应对重大疫情危机方面的努力还远远不能令人满意,在各个层面上都有不容轻视的失误,这包括对卫生健康和疫情防控方面的投入不够、不能及时地在社区层面上发现并预警暴发线索,快速诊断防护装备有效治疗和疫苗研发方面还是短板,社会福利保障保险仍然有待完善等。

防控疫情不只是口罩药品隔离和治病救人的公共卫生问题,也是有着深刻社会经济影响的总体健康安全系统问题,亟须有更加深度完整的全局思考和顶层设计。面向未来,必须清醒地认识到,疫情仍然会伴随着发展一路前行。全球发生的战争、迁移、贸易、饥荒和社会动乱将疫情四处扩散。人口的城市化聚集、高度流动性、全球发展的不均等因素使得疫情的传播更加难以防控。重大疫情对生命、家庭、社区等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失,对社会、经济、文化和心理会造成深远影响。

重温人类发展和重大疫情发生的历史,人类还需要在公共卫生方面充分和持续地调配和投入资源,不但为了挽救生命和安定社会,而且可以高效地保障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全社会只有共聚信心,形成合力,凝聚勇气,众志成城,才能更快更好战胜疫情。与此同时,如何深度地理解人类发展和重大疫情的关系,理性总结和利用历史重大疫情的经验,获得启示以指导更好地战胜重大疫情,包括当前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和未来的潜在重大疫情,这些仍然是全社会需要认真研究的重大课题。

作者:郭军(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张乃莹(广州岭南职业技术学院发展研究中心博士)

《光明日报》(2020年02月13日 15版)

责任编辑:值班账号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