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首页

大师风范 镇江骄傲——追忆段正澄院士

2020-02-17 10:20

72970969-8586-4ca9-b9e6-91fc47ae1aa6

6c27172a-b05a-4e6d-90d2-cecfedf5d001

c44024c3-feec-47fc-bd9c-d9369c6aac5a

中国工程院院士、华中科技大学机械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制造装备数字化国家工程研究中心首席科学家、机械制造与自动化专家段正澄,因病于2020年2月15日在武汉去世。

段正澄,1934年6月15日出生于江苏省镇江市,就读于镇江中学,1957年毕业于华中工学院(现华中科技大学)机械系,后留校工作。他长期从事机械制造与自动化学科的教学与科研工作。

1996年,段正澄将机械科学与放疗医学相结合,研发了国际首台全身伽马刀,获得2005年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1999年,由中国“原创”的世界首台大型放疗设备——全身伽马刀问世。全身伽马刀可进行旋转动态聚焦,使伽马射线焦点对准经过精密定位后的肿瘤,从而杀死肿瘤细胞,大大降低对人体正常组织和器官的损伤,目前已在全国100多家医院使用,惠及近百万人。

2009年,段正澄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这位少小离家的机械行业巨子,一直铭记着家乡镇江给予他的一切,而他身后,留给家乡人民的是不尽的哀思和永远的怀念。

助力家乡,造出世界顶级螺旋桨

当年采访镇江中船瓦锡兰螺旋桨有限公司的本报记者清清楚楚地记得,2013年5月9日,在该公司的七轴五联动机床上,一只硕大的船用螺旋桨静静地躺在那儿,刚刚加工的铣痕流畅而清晰。冰冷的金属无言,却在诉说一个惊世事实:已经投入使用的这一国家“863计划”项目,打破了西方发达国家对该种机床的限制和封锁,世界顶级的螺旋桨从此烙上“中国制造”印记。

这项由武汉重型机床集团有限公司承担,华中科技大学、镇江中船瓦锡兰共同完成的新技术,可实现对螺旋桨多个加工区域的全面精密铣削加工,大大提高了整体螺旋桨型面加工精度和加工效率。

这台机床,高3.3米,承重可达160吨,有超大的加工空间,可加工出最大直径12.5米、重160吨的螺旋桨,这一生产能力,达到了世界顶尖水准。

最先发起并全程统筹这一项目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华中科技大学教授段正澄曾说,这是一项产学研用合作的成功典范,应该大书特书的是中船瓦锡兰及其前身镇江螺旋桨厂“敢于吃螃蟹”、敢于创新、不懈追求的精神。

2002年,时任镇江市政府科技顾问的段正澄教授构思打造国产高精度数控车铣加工中心,他选择了镇江螺旋桨厂。“九年磨一剑”,历经企业合资、股权变更,中船瓦锡兰从中方到外方不改初衷,全力投入,全程参与,花了800万元人民币,实现了中国螺旋桨制造的节点式突破。而十年前进口性能还不及它的类似设备,一台就要花500万欧元。以往,加工一台螺旋桨,要两班工人手工忙上十七八天,如今,编定程序,用3天时间就能完成。劳动强度大减,制造精度猛增,除了可加工大型船用螺旋桨,这种机床还可用于航空、发电等领域的零部件加工。

时任中船镇江瓦锡兰副总经理陈福盈细数这一863项目的“世界级”收获:收获了一套加工设备,收获了一支研发团队,收获了一个希望。用他的话说,无论是核潜艇,还是航母的螺旋桨,这台机床都能造,精度能达到最高级——S级。用这台机床制造的高精度螺旋桨,已出口到豪华游艇制造强国意大利,并获用户好评。

谦虚豁达,与记者成忘年交

段正澄先后获得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奖2项、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1项、二等奖3项;省部级科学技术进步特等奖1项、一等奖7项、二等奖4项。

这样一位荣誉等身的科学家,在六年前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居然自己开车来接记者,没有一点点“架子”,有的却是“老顽童”般的天真和真爽,并“自曝”有的学生爱称其“段王爷”——这是出自金庸名著《天龙八部》中的一个“梗”。

六十多年来,他坚持深入一线企业合作,以机械制造及自动化学科为基础,面向国家重大需求,开展多学科交叉与集成,进行高端装备的创新研究和工程化开发,研发了多台(套)国际、国内首创的高端自动化装备、并在湖北实现了产业化。

2009年,75岁高龄的段正澄获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此前曾经有人鼓励段正澄参选院士,他却拒绝了。老人把“院士”的头衔看得极淡。在他看来,扎扎实实搞科研才是兴趣所在。

“从事科学研究也许十年二十年都不会有什么大的成果,因此绝不能浮躁,不能急功近利。选准了目标,就要长期坚持,百折不挠。只有这样,才能出成果,出大成果。”对于坚持的意义,段正澄有特别深刻的体会。他形象地说:“做研究要耐得住寂寞,不能外面来一个脉冲,自己就要震荡。”

1953年,19岁的段正澄成为华中工学院(现华中科技大学)成立后招收的第一届大学生,1957年毕业留校任教,从此扎根喻园,一待就是60多年。他曾说,“这里有我栽下的树,还有影响我一生的师长”。

20世纪50年代的华中工学院初建阶段,段正澄和同学都要在节假日参加基建工作,常常是上午种树,下午在工地当小工,“现在的东二楼、东三楼都有我挑过的砖。把一个大食堂用砖头分成许多格,每格就是一间教室。”

母校团结、和谐的环境和氛围一直是段正澄最留恋的地方,“1953年的华中工学院是由数所学校的一些专业合并而成的。从建立起,学校领导就非常注重营造一种团结、协作的氛围。虽然教师们来自不同学校不同专业,但相互之间的那种关心互助,深深影响了我们那群学生。人心齐,泰山移,这是一片造就人才、成就事业的沃土。”

深情回忆,故乡一直在心中

当年采访过段院士的本报记者回忆,他对家乡始终有着深厚的感情,在这里度过了他最美好的年少时光。从小就爱体育运动的他高中时是校男篮的绝对主力。到武汉后,与当时武汉市最负盛名的“汉星”、“红白红”篮球队以及武汉中学联队对抗,胜多负少,更是小球迷们追逐的明星。多年后他回忆,是从小打下的体育基础让他有足够的体能在科研的道路上走得更远,更久。

本报记者回忆,段院士对家乡的关切,更多地体现在强调创新上——“不谈创新,要变成强国真的很难。”段正澄认为,从制造大国变成制造强国的关键就是抛弃旧的拿来主义观念,不能只跟在别人后面模仿。对此,段正澄坦言应当学习上世纪60年代日本的发展。他们在制造装备这方面,把国外的专利和设备买回来,然后拼命地研究、找问题。

“一个设备不可能没有问题,把好的方面吸收,不好的地方改进,他就创新了,就变成了自己的专利,所以日本人的技术能很快就上去。”段正澄说,用这样一种思路来解决问题就可能改变制造大国变制造强国的过程。

“这说起来简单,但真正要创新,不静下来,不耐住寂寞,怎么能够发现其中的不好?你只会认为人家的都很好。”段正澄再次强调了他的观点。

一名毕业于华科大机械学院的人士表示,段正澄院士不愧是一个真正的见荣誉就让、淡泊名利、待人最真诚的大师!(本报记者 陈声秦)

本版图片为资料图片

责任编辑:阿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