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金山原创佳作推荐

春 天

2020-11-05 14:58 贡佳怡

我小的时候,是从来不缺“玩具”的,尤其是春天。

    阴历三月,是忙得停不下来的时节,包括我们这群小孩子。一有空,下楼随便摘片叶子,掐朵花,拔根草,都能不亦乐乎。

   “踩不死”,它其实是叫牛筋草。在每晚爷爷给我讲的故事中,它总扮演着“恶人”的角色,可它却着实是孩子们的最爱。一两根“踩不死”,在小女孩的手中,可以玩上一整个下午。

    春天的午后,处处能见到举着“踩不死”编成的草戒指在街上疯跑的小姑娘。跑着跑着手里攥着的,满是汗的草戒指也不知所踪了。

    耳环是由杜英做的,可不知为什么我们当时都叫它“冬青”,从未想过为何春天的植物要以“冬”为名。做耳环非常难,极需耐心,找到一株杜英也不容易。先得小心翼翼地撕掉过宽的叶子,只留叶脉。再一点点用指甲掐开叶脉,断处就会有细细白白的丝线,一晃一晃的就像耳环。可它非常容易断,鲜少有人能坚持到一整条叶脉都不断,一旦有,早就昭告天下了。

    柳树我们不玩叶。三月,长长的柳条才垂下来,还没被夏季的虫给侵入,是宝贵的时节。往往一堆孩子往柳树下一围,就知道这时大人肯定都去上工了。镇江运河旁边,总站着一群摇摇欲坠的孩子,他们正手牵着手,试图去够垂到水面的柳枝哩!

    够一根还不够,多几根才能编“皇冠”,男孩子们也会来玩,不过他们并不会编,只站在一旁望风,只等女孩子们编好了来抢。往往一个“皇冠”,每个小孩都会轮到,只是谁都不愿做最后一个。    

  荠菜花是女孩子们的最爱,其唯一用途就是装饰。草戒指,叶耳环,柳皇冠,经过荠菜花的装点,几乎能登“大雅之堂”——过家家。

  比较高难度的是竹子。一片竹叶,若能将它吹响,就能收获一整天的羡慕目光。

  吹竹叶也是有技巧的。首先,吹的竹叶不能是一整片叶子,而只能撕下一小条。再将这一小条夹在两个大拇指之间,使劲绷直。最后把两只手团起来,向叶片吹气就好了。发出的声音实在不敢恭维,甚至比鸭叫还难听,可对于我们,是足够玩上许许多多个春天的。

    为什么一定要在春天玩,其实挺有讲究。夏天的竹叶上满是虫卵,秋天和冬天的又开始泛黄,实在让人打不起兴趣。

    春天,是孩子们的天堂,也是我记忆里的净土。(贡佳怡)

责任编辑:杨镇海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