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首页

辛丰沿街村望柱之谜

2021-01-11 14:26

d261812b-be5e-4ada-893f-15d6f2267818

c756bea1-5e15-4ae8-8958-67a36f83bdf4

文/图 马阿林

望柱,《辞海》的解释为:墓道旁或桥梁栏杆中的石柱。

丹徒区辛丰镇沿街村西南角的田里,就立有一根这样的望柱,在卫星地图上都能看到这根石柱。据村里人说,他们这里一直流传着那是靳贵墓的说法。年长的人都曾见过三根石柱一字排开,附近还有石人石马石羊等石兽。不过,随着时光的推移,这些物件逐渐散失,如今仅存一根石柱屹立于农田里。

民间传说——靳贵墓

这里何以有靳贵墓的传说,目前谁也说不清楚,虽然几百年来有这样的口口相传,但没有人做过考证。

据沿街村八十多岁刘加林老先生主编的《古镇文化漫记》一书描述:“该墓坐落沿街自然村西边约500米处的土丘上,据考证为明代大学士礼部尚书靳贵之墓。该墓规模巨大,占地面积之多,古墓地平全部是古代青石板砖铺上,墓前有石人、马猴羊等。东、南、北方向矗有石柱三柱,现存一根仍在田中,其余‘文革’中毁。(石柱)高6米,上下两节,上节2米雕的龙图。石人石兽前面矗有青石碑坊,再向前100米的地方,开风水大塘一座,占地约10亩之大,大塘周边开风水沟,定名为龙王沟,同时也为古墓起排水作用、古墓建成之后,还配有守墓人。”

但是据清乾隆《镇江府志》、清嘉庆《丹徒县志》记载:太子太保大学士谥文僖靳贵墓,旧志在长山。妻赠一品夫人王氏墓在焦石山,封一品夫人夏氏墓在白兔山。

清光绪《丹徒县志》记载:太子太保大学士谥文僖靳贵墓在长山下。靳贵传:贵,字充道,举乡试第一,会试第二,廷试第三人及第。授编修,选东宫讲官,历左中允谕德太常寺少卿,礼部吏部侍郎,礼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进太子太保、户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卒谥文僖。又《明史·毛纪传》:正德十年,乌思藏人贡言,有活佛能前知帝遣中官刘允迎之,纪上言,自京师至乌思藏二万余里,公私领费不可胜言,内阁梁储靳贵杨一清皆且谏不报。妻赠一品夫人王氏墓在焦石山,封一品夫人夏氏墓在白兔山。

另据《国朝献征录》载王鏊撰《光祿大夫柱国太子太保户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赠太傅文僖靳公贵墓志铭》:“正德庚辰八月七日,太子太保、户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靳公卒,未葬,武宗南巡还帅过江幸其第,临其丧,抚柩嗟悼者久之。今上入继大统,讣闻为辍朝一日,谕祭者九,赠太傅,谥文僖,遣进士朱纨治葬事,其子懋仁卜以嘉靖元年二月二十五日葬公于其邑长山之原。”

那么民间何以认为靳贵墓会在沿街村呢?这得源于一个传说。据说靳贵出葬时有13口棺材朝着不同的方向行进,故而镇江民间流传多地有靳贵墓,诸如十里长山、金家坟、白兔山等等。向村民打听,这个流传是怎么来的,都说是听曾经的王姓看坟人说的,现在这位看坟人已经过世,谁也说不清楚了。

官方记载——苏游墓、金家坟

尽管民间这么流传,但是官方并未认可。《中国文物地图集·江苏分册》曾就这根望柱做过如下记载:“101-B91苏游墓〔辛丰镇·苏游村〕俗称苏游石坊墩,占地面积约2.6万平方米,为一片坟地。现有一石马,高约1.75米;一石柱,方形,高4.2米。104-B金家坟〔辛丰镇东街村沿街1组〕墓主和年代不详,据调查村人云为大墓,占地面积2.5万平方米。墓前有石坊和石像生,今仅存石柱,残高4米余。石羊1只,长1米,高0.7米,底座长0.8米。石马1匹,长1.35米,宽0.38米。高1.28米。马头缺失。”

这里显示的是两条记录,一说苏游墓,一说金家坟,其实都不准确。笔者以为《中国文物地图集·江苏分册》中的苏游墓疑为苏游村墓,金家坟疑为靳家坟(真正的金家坟距沿街村直线距离达五六公里之远)。难道会有两根石柱?通过比对记录的文字和实地寻访,原来苏游村和沿街村相邻,这根石柱就在两村之间,两村的传说也是一回事,都说是靳贵墓。笔者以为当时收集信息的人员,误将其看成是两处实物了。2008年10月,笔者在得到这部书之后,即对此条记载向当时的市文管会提出了书面看法。现该处仅存这根石柱,记录中的石马、石羊等石兽均无存。

真相浮现——误传百年

既然不是靳贵墓,那么谁又是墓地主人呢?府县志里均无记载。前些日子,此事有了转机,大港家谱爱好者赵军文先生提供了一条重要信息,说是一部《王氏族谱》里记载了王之瑚的葬地。

在其提供的王之瑚年表里,笔者看到了这样的记载:“(王)之瑚,行坤九,字仲玉,号铁崖。康熙间廩膳生,壬子科乡试中第三名经魁,壬戌科会试中举人第一百五十七名进士,授湖广衡州临武县知县。癸酉科充湖广同考官行取,授礼部仪制司主事,转升员外郎。乙酉科充顺天同考官,授福建道监察御史,巡视西城稽察宝源宝泉两局钱法,掌山东道事,原品致仕。生于崇祯十四年(1640年)辛巳三月初三日丑时,卒于康熙五十五年(1716年)丙申七月初五日卯时,寿七十六岁。卒后邑人感疏免坍江国课事,公求大吏奏请入祀,乡贤祠奉旨著如所请,并恩赐奉祀。生配骆氏,诰封孺人,例赠宜人。生于顺治元年甲申二月初三日戌时,卒于康熙 年 月 日,时合葬白兔山南沿街村西首丙山壬向。生三子锡鬯、铭旂、廷镳,女三长适尹子介,次适吴志擎,三适吴阁书;侧室邱氏,生卒无考,生女一,适姚司直;侧室殷氏,生女一,适朱文蔚。”

王之瑚,《开沙志》的删订者。清乾隆《镇江府志》记载:康熙二十一年壬戌科蔡升元榜:王之瑚,字仲玉,丹徒人。王公之瑚,康熙壬子举人,壬辰进士,由临武县知县以廉能著升礼部部曹,改授福建道监察御史。康熙四十六年特疏请豁坍粮,邑民赖之。五十六年十一月崇祀。还有清同治《临武县志·职官志》、《镇江市志》所载王之瑚生平略同。

惜王之瑚葬地囿于资料所限,所见府县志均未明确记载,《王氏宗谱》亦暂未觅到其人。

《镇江人物辞典》记载:“王之瑚,(生卒年未详)清代官吏。字仲玉。丹徒人。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壬戌进士。选授临武知县。到任重视考察民情,重新核准赋税,减免浮粮五百余石。对因贫困而不能婚娶的百姓,则资助财产,使其能成家立业。注意推广教育,积极兴办义学。致力改变当地旧俗。后迁任礼部主事,生员外郎。又调任福建道监察御史。在巡视西城时,见到卖身的百姓,当即为之赎身。对民生利弊,履有陈奏,如‘豁坍江’一疏,尤为切中时务。”

根据《王氏族谱》记载,王之瑚生于崇祯十四年(即1640年),卒于清康熙五十五年(即1716年),享年76岁,下葬距今已300余年,令人困惑的是其墓地后来一直被他人误传,今得赵军文先生提供的家谱资料,足以证明这根望柱就是王之瑚墓地遗物,足以正其名——清康熙年间监察御史王之瑚墓地。

王公“索隐”——神道解疑

若干年前,笔者曾经为了东霞寺一块“监察御史王公神道”的坊额,遍寻王之瑚葬地,因为缺少葬地资料,故而从疑,没有定论。

镇江历史上出过很多位监察御史,仅清乾隆《镇江府志》中记载的就有数十位,其中就有多位王姓。而临终前做过监察御史的王姓有可能是以下几位,一是丹阳王琏和其子王济;二是丹徒王政新和王之瑚。东霞寺里这块 “监察御史王公神道”坊额的主人究竟是哪位呢?

据明隆庆《丹阳县志》载:王琏,明镇江府丹阳人。字伯器。登永乐辛卯进士,选翰林院庶吉士。博学工文,升监察御史。有风裁,所作诗文,自号《贻笑集》。卷八“陵墓”载:御史王琏墓,在七里庙东冈。七里庙即丹阳老县城北边的七里湾,在大泊。1957年开挖大运河时毁掉。另据民国8年版《开沙志》记载:王琏,以子济诰封监察御史。

其子王济,清乾隆《镇江府志》记载:王济,字汝楫,丹徒人。宏(弘)治士子,举于乡。初任余干训导,有藻鉴名人,为国子助教,擢监察御史。民国8年版《开沙志》上也有记载:监察御史王济墓,弘治举,在圌山东霞寺北。父沙隐琏公母严氏附圹西。此处王琏墓的记载似与《丹阳县志》不同,不知是谁的错误,从字面上理解此处王济的父母附葬在王济墓圹西,是王济先离世吗?

王济曾任监察御史,但最终升湖广参议,不在监察御史任上,故而排除。王琏虽在监察御史任上,但葬地距东霞寺太远,达50里之多,故也排除。

第二位是王政新,据清乾隆《镇江府志》记载:王政新,字闇生,丹徒人。万历丙辰进士,任福清知县,考选御史。天启中两疏纠逆珰魏忠贤,语切直中窽,出巡广西,以曹学佺私史,事罢归。逆党修怨及之也。崇祯改元,起原官巡山东转江西布政使参政,未履任卒。政新父任桐城学谕,少与左签都光斗称莫逆,攻珰时托其孤于友,誓以死争,人以为不愧真御史云。另据民国8年版《开沙志》记载:王政新,字闇生,万历癸卯举于乡,丙辰进士。任福清知县,考选御史巡广西山东转江西布政使司参政。又载:江西监察御史王政新墓,万历,在圌南横山。

镇江有三座横山,一座是在车管所东侧的白兔山,即横山凹,山下有三茅宫;第二座在上党五塘村,山下有西林寺;第三座即圌南横山,今金东纸业厂区内的横山。这里距东霞寺直线距离仅1.2公里。

那么第三位是谁呢,那就是《开沙志》的删订者王之瑚。清乾隆《镇江府志》、清同治《临武县志·职官志》、民国8年《开沙志》和《镇江市志》均有记载。

当时三人中惟王之瑚葬地因资料所限,所见到的府县志均未见明确记载,所见《王氏宗谱》也暂未查到其人,故不知所终。而前两人府县志上都有明确记载。那么这三位王姓监察御史,谁最符合这块神道坊额呢,从之前资料来看,王政新可能性最大。

责任编辑:阿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