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首页

吴云和《焦山志》

2021-02-18 15:14

acee42bb-020d-4a15-8960-234f44d28a99

米芾临兰亭序碑陈列位置(焦山碑林兰亭)

8218652c-97ad-4ea3-9c23-b79b2096c17f

《焦山志》扉页

ab601604-675a-48d7-8d59-2ea080ade2d8

吴云像

文/图 赵昱霖

千古悠悠,千古江山!有着三千多年建制史的镇江,是一座有山有水有故事有前途的历史文化名城。镇江编史修志的传统,始于南朝宋时期。存世的镇江旧志,不仅是记录镇江一地在一个时期的概况,而且镇江的一山一水,甚至江中的沙洲、山中的寺庙,也往往有自己专属的志书,例如著名的“三山”有明代张莱撰写、顾清订正的《京口三山志》,金山有清代卢见曾所撰的《金山志》。焦山、北固山、茅山、赤山湖、鹤林寺等亦各有专门的志书。这些山水专志是建设“创新创业福地、山水花园名城”的宝贵文化资源。

文人墨客中,爱山水者甚多。镇江的山水风光,自然能吸引一批文人雅士在此流连忘返,留下墨宝。这其中有一人,不只是因为山水,还因为山中所藏的金石文物,特意重新编纂了一部志书,这个人就是吴云,他编纂的是《焦山志》。

吴云生平

吴云(1811~1883年),字少甫,号平斋,又号退楼、愉庭。浙江归安(今湖州)人,清代书画家、收藏家。历任镇江知府、苏州知府。同治时寓居上海县城内四牌楼。擅长书画,尤精金石考据。篆刻泽古功深,不同凡响。精于鉴赏,好古器物,大凡金石彝鼎、碑帖、名画、汉印之类,无不罗致。尤喜王羲之《兰亭集序》,藏临摹拓本达二百数。斋堂号有两罍轩、二百兰亭斋、敦罍斋、金石寿世之居。编撰有《二罍轩所藏经籍》,辑《二百兰亭斋古铜印存》。编著《两罍轩彝器图释》《二百兰亭斋金石记》《古官印考》《考印漫存》《虢季子盘考》《汉建安弩机考》《华山碑考》《焦山志》等。

虽然吴云后半生主要在苏州、上海居住,但他与镇江也有一段不浅的缘分。曹允源、李根源纂《民国吴县志》记载:“吴云字少甫,号平斋……由诸生援例官通判,分发江苏,积劳累迁知府补用道,咸丰末擢守镇江,移苏州,旋解任。”据考证,吴云于咸丰八年至九年间(1858~1859年)任职镇江。虽然任镇江知府的时间短暂,但日后因为焦山和编纂《焦山志》的缘故,吴云再次来到了镇江。

编纂《焦山志》

根据《焦山志》吴云自序,同治二年至三年间(1863~1864年),吴云的故友赵炳麟和亲家许道身先后为常镇观察,办公地点就设在焦山。赵炳麟喜爱山水,焦山的寺庙中有一座思退阁,他对这座建筑进行了修葺,“使全江胜景纳于几席间”。赵炳麟知道吴云在上海闲居,也喜好山水,于是写信请他来焦山,并嘱托他修《焦山志》。因为有兵乱,所以等吴云来到焦山时,赵炳麟已经卸任,是亲家许道身接任,但因为许道身兼理清军江北大营粮台,不能常驻焦山,此外还有洋务交涉等事务,于是许道身推荐吴云帮忙处理,吴云不能推辞,就在焦山一边处理公事,一边编纂志书。逾年因病携稿回苏州,恰好那时吴大澂也乞假在苏州,于是经常来到吴云住处,进行多次讨论商酌,至同治七年《焦山志》脱稿,同治十三年始付梓刊行。

吴云在自序中简要介绍了焦山专志的编纂历史。直到乾隆年间,焦山始有专志,即卢见曾所撰《焦山志》十二卷。吴云编纂的《焦山志》,以卢见曾、王豫、顾沅3种《焦山志》为底本,正误增新。书中也引用或参考《嘉定镇江志》《康熙镇江府志》《京口三山志》等镇江旧志。全书条理清楚,叙述明白,实可供后人考镜,是吴云对任职地镇江的一大文化贡献。

《焦山志》有二十六卷,卷首为“宸翰”,内容为清代皇帝亲临焦山后所作的诗歌、墨宝和赐物的记录;卷一:山水、建制;卷二、三:周鼎;卷四:定陶鼎(杂器附);卷五、六:瘗鹤铭;卷七、八:碑刻;卷九:高隐;卷十:方外;卷十一:杂识;卷十二至卷二十六:艺文。卷首之前更有凡例及山图。卷首宸翰的署名是“前江苏镇江府知府补用道臣吴云恭录”,之后其余卷署名“归安吴云辑”。

吴云作为一位金石学家,而焦山藏有珍贵的金石文物,更有众多的摩崖石刻,两者必然碰出激烈的火花——所以此《焦山志》特别注重于记述彝器、碑刻,卷二至卷八介绍周代的无专鼎、汉代的定陶鼎以及瘗鹤铭等其他金石文字,这可以说是此版《焦山志》的一大特色。

卷二介绍焦山定慧寺所藏的周鼎,前半部分收录其他金石学家对铭文的解释、考证,并附有鼎的外观图一幅和鼎内铭文拓片,后半部分收录称颂周鼎的诗歌;卷三收录关于周鼎的文章。诗歌和文章均是按照作者所在朝代的时间先后排列。

卷四介绍汉定陶鼎,内容编排和周鼎一样,先介绍文物情况,附有文物图片和铭文拓片,然后是关于汉鼎的诗歌、文章。

卷五收录众多名家关于瘗鹤铭的考辨、研究、题跋,其中不乏欧阳修、黄庭坚、赵明诚、陶宗仪、王世贞、顾炎武、朱彝尊、陈鹏年、沈大成、何焯、翁方纲等学者的考证文章,其中翁方纲的考证文章有5篇。卷六所收皆为后人创作的与瘗鹤铭相关的诗歌。

卷七、卷八碑刻,吴云是按照朝代先后顺序排列每处或者每件碑刻,卷七是从秦朝到明朝,卷八是清朝。每个条目尽量交代清楚碑刻的名称、位置、字体、文字作者或时间、字数,部分碑刻资料附有考证文章或题跋,其中有的篇章是吴云亲自撰写的,例如元代名为“赵孟頫画苏东坡像书赤壁赋小楷石刻”,吴云所撰考证文字有近十页,约1700字。

卷七收录的焦山碑刻文物,有一部分是吴云收藏并赠予焦山的。根据吴云的记述,他在苏州的寓所收藏有古刻碑石四十多种,但战乱之后,仅存七种,分别是:唐广明元年(881年)老子道德经幢残石,咸通四年(863年)李扶墓志铭,明刻兰亭帖两种(一程孟阳本,一米海岳临本,米海岳即米芾),旧刻祝京兆书兰亭序、洛神赋,董文敏临兰亭序。这些文物全部由吴云带到焦山,现在还能见到的有程孟阳兰亭石刻和米芾临兰亭契帖,均陈列于焦山碑林。

对《焦山志》的评价

吴云的亲友读过《焦山志》之后,均给出好评,这些评价在吴云版《焦山志》的前两篇序言里有所体现。志书序言之一的作者、吴云的同乡沈秉成盛赞志书“断制之谨严,体例之精善”。他指出,四库中收录的山岳专志数量稀少,可见此类志书的编纂有难度。而吴云编纂的《焦山志》,参阅已有山岳志书的体例进行编排,务求记述全面;对焦山的周鼎、汉鼎和瘗鹤铭特设专卷,“为斯山独创之体例”;收录相关考证文章和诗文,以示后人,可谓“他山志所未有也”。序言之二的作者、吴云的姻亲杜文澜则回忆了昔日编纂志书时的一些情节,他也到苏州和前篇序言的作者沈秉成一起帮忙校对稿件。他夸奖此版《焦山志》“体例完善,文笔峻洁”,对于能参与此志的编纂感到十分荣幸。

吴云的《焦山志》之后,陈任旸撰《焦山续志》八卷,有光绪三十年(1904年)刊本。陈任旸是根据原志的体例编纂续志,“以附于太守(指吴云)原志之末”,可见原志的体例安排是为陈任旸所认可的,陈也在书中肯定吴云编纂的瘗鹤铭卷的内容之详尽。

责任编辑:阿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