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芙蓉楼 首页

万岁楼史话

2021-02-22 16:27

□ 孟宪威

万岁楼是镇江历史上的一座名楼,曾与芙蓉楼并峙齐名。从东晋至晚清,万岁楼见证了镇江1400余年的沧桑岁月,留下了许多传诵至今的诗篇佳话。

万岁楼最早见诸史籍,当为南朝宋刘损所作《京口记》:“晋王恭为刺史,改创西南楼,名万岁,西北名芙蓉楼,至今存焉。”王恭乃晋孝武帝皇后之兄,太元十五年(390)二月“镇京口”。王恭在任期间对城垣进行了一次大规模修葺,《舆地志》云:“(京口)今之城宇,多恭所制。”万岁楼、芙蓉楼即在此时修建。

万岁楼位于铁瓮城西南角,今为北固山前峰。《嘉定镇江志》云:“晋王恭作万岁楼于城上。”而镇江自古以山为城,山上有城,城上有楼,使万岁楼望之格外高大雄伟。《太平寰宇记》称之为“楼之最高者”;《舆地志》云:“俗传此楼飞向江外,以铁锁縻之方止”,又云“镇江万岁楼平望江山,极目亦谢朓赋诗之所”,均在形容楼高。

关于万岁楼的命名,北京师范大学教授韩格平在《京口记残句辑注》中猜测:“城西南依月华山,一名万岁山,下有万岁岭,万岁楼名概由此而来。”后人为求与“万岁”一词相对,亦称芙蓉楼为“千秋楼”,称万岁楼下桥为“千秋桥”。仲殊诗云:“万岁楼边谁唱月,千秋桥上自吹箫。”就是楼桥相映的写照。

南朝宋时,万岁楼见证了一场血腥的厮杀。元徽四年(476),建平王刘景素举兵叛于京口,遭台军(朝廷内军)进击,诸军相系奔败。惟参军左暄“骁果有胆力,欲为景素尽节”,力战不退,“于万岁楼下横射台军”,最终与刘景素一道兵败身死。

唐代以后,万岁楼声名日隆,成为人们登临题咏的名胜之地。孟浩然、王昌龄、刘长卿和李绅等均曾在此留下过诗篇。其中当属王昌龄的《万岁楼》最为闻名:“江上巍巍万岁楼,不知经历几千秋。年年喜见山长在,日日悲看水独流。猿狖何曾离暮岭,鸬鹚空自泛寒洲。谁堪登望云烟里,向晚茫茫发旅愁。”全诗首句尤佳,多为后人引用。清代学者金圣叹点评道:“盖统计是名‘万岁’,分之只是‘千秋’,再分之只是‘年年’,再分之只是‘日日’,其间山在水流,明抽暗换,乍悲还喜,似悟仍迷……四句诗,只是四七二十八字,便将一《大藏经》彻底掀翻,真奇事也”,点评可谓精妙。

万岁楼曾被罩上神秘的面纱。李绅《忆万岁楼望金山》题下称:“万岁楼,往年清夜浮于江中,有宿楼者觉之,重锁縻于城上”,令人莞尔。唐时,润州曾一度被称为“凶阙”,亦是拜万岁楼所赐。《太平广记》引《辨疑志》称,俗传润州万岁楼上有烟而出,刺史要么很快死去要么被贬。唐肃宗乾元年间,又出现了这种情况,烟粗一尺多,直上几丈高。有个官吏大着胆子到近处察看,结果发现是万岁楼下井中的小虫抱成一团向上飞,远看像烟一样,这才真相大白。

《疑狱集》中记录了一则与万岁楼有关的逸事。当时韩滉任润州刺史,一日夜饮于万岁楼,听到附近传来妇人的哭丧声。第二天,韩滉命人将这名妇人捉来审讯,果然是她因与邻居私通,趁丈夫酒醉之际将其钉杀。左右非常钦佩,请教缘由。韩滉答道:“我听她的哭声,声急而没有哀痛之意,显得勉强而又带有惧意,因而生疑。”

南唐时,万岁楼仍是镇江的地标性建筑。徐铉《使浙西寄燕王侍中》诗云:“京江风静喜乘流,极目遥瞻万岁楼”,即为例证。

北宋时,万岁楼被称作月台。《润州类集》云:“万岁楼,今之月台。”米芾在《敝居贴》中记述:“敝居在丹徒行衙之西……东则月台,西乃西山,故宝晋斋之西为致爽轩。”查《米芾年谱》,他是于靖国元年(1101)将其居处命名为宝晋斋的,可见直到此时,月台之名仍在使用。

南宋以后,月台改名月观,但具体改名时间已不可考,《至顺镇江志》云:“……其改为月观,未详何时。”陆游《老学庵笔记》云:“京口子城西南月观,在城上,或云即万岁楼。”他还在《入蜀记》中写道:“泊瓜洲,天气澄爽。南望京口月观、甘露寺、水府庙,皆至近。金山尤近,可辨人眉目也。”此后由于宋金战争的时代动荡,月观逐渐衰败。绍兴戊午年(1138),郡守刘岑“葺故址而新之”,并命内翰汪藻作《月观记》以记盛事。据《月观记》记载:“由楼西南循城百余步,忽飞檐曲槛萃然孤起于城隅之上,望数百里而见者,月观也。”可见月观已复昔日气象。

嘉定年间,镇江太守赵善湘在谯楼以东创筑日观,“与月观对峙”。据《嘉定镇江续志》记载,嘉定十五年(1222)春,赵善湘登月观之台,周览城邑,俯视台下,发现放生池“湫隘特甚”,访故老乃知为几十年之积弊,于是着力治理,历四月功成。宝祐(1253-1258)中,月观重新题匾,时任镇江总领兼知府事的赵与訔亲自揭匾,可见月观在当时仍是镇江地方长官备受重视的所在。

元朝建立后,下令各地拆除城墙,“凡诸郡之有城郭,皆撤而去之,以示天下为公之义。”镇江自然也不能例外,筑于城上的月观、日观被毁,到了至顺四年(1333),两观只剩遗基尚存。

明代以后,万岁楼已是“但余荒址,迹尽为之荡灭。”遗址上只留存了二座祠堂,一祠祭祀范仲淹;另一祠祭祀吕洞宾。天启乙丑年(1625),郡守贺仲轼在原址按照晋宋规制重建万岁楼,“辟蓁芟芜,修复胜概,乃于山隈构楼。”

清顺治年间,万岁楼经历了一次重修。谈迁《北游录》记载:“稍北登公馆之万岁山……今守刘芳烈新修,遐瞩江山,顿起六朝之感。”谈迁此次途经镇江是在顺治十年(1653),时任镇江知府刘芳烈于顺治七年到任,重修万岁楼应当就在此段时间内。康熙十一年(1672),镇江知府高得贵延请名士修纂府志,设志局于万岁楼,直至康熙十三年付印。此后的万岁楼如迟暮美人,渐趋冷落。康熙十六年(1677),赵士麟任江南乡试考官,经镇江返京,作《北固山》诗云:“千秋桥畔风烟冷,万岁楼前草木疏。”令人颇觉凉芜之意。

乾隆年间,万岁楼仍见载于镇江府志,并在“郡城图”中见绘。而到了光绪年间,万岁楼旧址已改作他用,据《光绪丹徒县志》:“今为圣寿节朝贺之公所。”据此可以推断,万岁楼的毁没时间当在清朝后期。

二十世纪60年代发现的一本乡人日记提供了佐证。日记的作者是镇江人朱允吉,咸丰三年(1853)因太平军进占镇江,他被困城中14天。从日记中可知,太平军攻占南京后,镇江地方官和守军全部退至城外,就在此人心惶惶之际,万岁楼遭遇火劫被焚。据《朱允吉日记》记载:“二月二十日,午后,火烧万岁楼。”此处“二月二十日”是农历,公历为三月二十九日,至于火烧万岁楼的起因则未见详述,这也当是万岁楼存世的最后记载。

责任编辑:阿君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